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恋母13-38岁 1-7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恋母13-38岁 1-7
一     喜欢自己的母亲,不知道真正经历过的有多少人,有多少人只是好奇,有多少人只是刺激,而我该如何给自己定义呢?我也给不了自己答案。    为什麽说13岁开始呢?那是个时间分界点,之前虽然经常看见妈妈只穿一个内裤在家,虽然那大奶子和屁股时常让我硬的受不了,但是 始终我在挣扎。    一次次的在炕旁边听到她的娇喘和小声说「轻点」,我都忍着不去想,甚至用我老师作意淫对象来换她,我就这样抗争着。    直到13岁的那天早上我去晨练,一般我会半小时回来,不凑巧那天下雨就早点回来了。    刚进外门,发现里屋也就是我们共同的房间关紧紧的,我也没多想,推门就进去了,门没锁,炕上,我妈的裤衩被我爸扒到膝盖,上衣被推到奶子上边,屋子里呱唧呱唧的水声,我妈的哼哼声,和我爸上下起伏的屁股让我一阵眩晕。    他们发现我后,我爸一脸的尴尬的笑,我妈把脸别想一边通红通红的,大腿还在翘翘着,我也一脸尴尬,然后我迅速的走出了房间。    在外边等了好一会门才开,我妈穿着比平时多得多的衣服鉆进厨房,还是满脸通红,我就进了屋,我跟我爸都很尴尬,就啥都没说。    后来我们就当作这个事没发生,恢複了以往的感觉,但我的内心却始终禁止不了想那一幕,时至今日,当天细节仍然记忆犹新。    打那以后我撸的时候,就只有幻想我妈我才能射出来,也是我最想作的事,虽然后来增加了几个意淫对象,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她射了的。    这麽久了这个事仍然挥之不去,从想操她到爱上她,到淫她,到绿她,到合家欢,甚至轻度男同,感觉这一天就是个分水岭。.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二     前文忘了跟大家介绍一下我妈妈,抱歉!我妈妈当时37岁,身高160,体重102,家庭主妇。    当时她跟我爸爸都是性欲极其旺盛的年纪,我上学时不知道他们在家会不会操逼,反正晚上都会例行一炮。    只是在那个事之前都是半夜或者早上,那个事之后好像有点不太顾及了,关上灯两个人就开始在那边摸来摸去,时而亲嘴,时而亲奶子。    要知道他们就在我旁边半米远的距离,近到我妈细微的喘息都能听到,更别说脱衣服,啪啪啪,咕叽咕叽的声音了。    说来也是奇怪,正常情况应该是避免这个发生才对,不知道当时他们是什麽心理,每天我上学都有点心不在焉,看着班主任老师的屁股扭来扭去,就会想到晚上他老公会怎麽办她,一直硬梆梆的。    而回到家,就开始无比的煎熬,煎熬于父母啥时候宽衣解带,什麽时候上床,什麽时候闭灯,什麽时候啪啪啪啪。    其实只要回到家,哪怕我妈穿的是棉裤我脑子里也是她的裸体,也是她的骚样。慢慢的妈妈从一个纯洁的母亲,变成了母亲和女人兼而有之的角色。    而等我进被窝,她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一件件最后脱去奶罩,脱去衬裤,只留一条内裤,赤条条的在我面前转进被窝。而我则把内裤脱掉,开始撸动我坚硬的那玩意儿。    她刚刚进被窝就能听道裤衩被我爸用脚给蹬下去的声音,每次我听道这个声音,心里就是一颤,然后就是我爸把她压在身下各种狂吻,然后就开始了揉奶大法,现在我还怀疑我妈的大奶子是我爸揉出来的。   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凭着声音猜出来的,因为当时屋子里很黑,啥都看不见。接下来就听见我爸说把腿叉开,我妈就把头扭向一边,有时沖我,有时沖那边。然后我妈会说轻点,一直都在说那种用鼻息发出来的声音,无比诱人!!!    下边隐约的开始了抽插的摩擦声,过一会就变成了水声,啪啪声,我妈的轻点这个词也变成了呻吟。那种用气息的喘我也会加快了撸动,不知过了多久,就听见很大动作的几下,我妈啊啊啊的叫,之后回归平静,我爸下来,很快那边传来了两个人的鼾声。    这个就是每天晚上盼着发生的事情,在她们鼾声雷动后,我也大力的撸动几下,把精液射在我的被子上,沈沈的睡去….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三     前面的文字自己看了很多遍,每次看完我都血脉喷张太刺激了。    想想哪些是让我最感觉刺激的过程呢?1.睡前脱衣服,每次心里都会猜今天穿的哪个裤衩。2.被窝里被踹掉内裤的声音。3.还比较干的时候的摩擦声和我妈的轻点。    因为还没看过他们的下身什麽样子,根本想象不到为啥她会要求轻点。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日日听床后,忽然有一天晚上关灯后,发现屋子里还是很亮的样子,原来对面的锅炉房烟囱上挂了一个大灯,给煤场照亮,也照的我们的房间通亮。    我妈在她的脱衣秀结束后,都已经躺在那里準备好了暴风骤雨,发现我爸没动,睁开眼睛也都意识到了尴尬,原来屋子里即使挡了窗帘后,依然可以看到一切,包括被子的花纹,脸上五官的表情,等等。我一阵兴奋后是一阵害怕,怕她们不做了。    果然他们没动,我一脸的沮丧,已经被脱衣服的过程,紧身内裤所诱惑的硬邦邦的东西真的无地可放。后来忽然想到个办法~装睡,我就摆出一副睡着了并且睡的很香的样子和声音,果然她们都被骗过了。    慢慢的那边开始动了,亲嘴、摸奶子、蹬内裤、插入一气呵成。    当轻点两个字一出口,我就轻轻的睁开眼睛,当时心跳就加速了,原来她们做爱姿势还挺奇怪,不是上次被我撞见的样子,而是我妈把腿在被子里举起来我爸扶着,隔着被子可以猜出来。而我妈的脸则别向我这边,那表情,配上她的长相真的无比诱人,恨不得上面的人是我,于是我就猛力的撸着。    忽然我爸把脸看向我这边,看到我被子里的起起伏伏,他忽然停了下来,我当时觉得特别囧。我妈也感觉有点奇怪,本来呱唧呱唧的水声停止了,睁开眼问怎麽了,我爸没说话只是转过头又开始了抽插。    而这一下我爸的力度大了好多,每次都让我妈啊的一声,在连续猛操几十下后,猛的一下,然后就不动了.我妈在一阵哆嗦后也安静下来。可是我还没射,不知因为啥,性奋的吗,紧张的吗,不知道。    后来我爸从我妈身上下来,并没有直接睡着而是再次看向我,四目相对,无言以对,无颜以对。    说不好当时的气氛,只是我妈还在高潮后的余韵当中,沈沈睡去….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四     妈妈睡着后,忘了谁先转移的目光,我的手继续撸着,但是怎麽也没有射精的沖动,就那麽放弃还心有不甘,所以就撸啊撸…    后来我父亲那边也开始鼾声雷动了,而我却失眠了,借着光线,我看着被子里母亲的体型真挺美,她睡着的样子太亲切了。我觉得我还是接受不了意淫她,我还是爱她,是因为她是我妈妈,我的至近亲人,而不是一个女人,一个可以操可以随意淫弄的女人。    那晚我没射,也决心不再那样想了。    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自己还是一个矛盾体,一方面保守至极,一方面骨子里充满淫念。但我还是把第一次插入逼里给了老婆,婚后没有别的女人。    后来的那些天,她们也没在睡前做爱,一切回归平静,回归原来的样子,我依然阳光纯凈。    天气逐渐转暖,人们穿的也越来越少,盖的被子也越来越薄,我妈也不能再在被子里脱衣服了。    那天睡前她穿的一条西裤一件衬衫,看起来很精神,我爸说睡觉吧,她却迟迟不肯脱衣服。    后来去了卫生间,半天后还是出来了,那一瞬间我的鼻子差点出血,她上身一件紧身背心,下面一条不知从哪里买的现在叫做丁字裤的内裤,前面盖不住逼毛,后面盖不住屁股,甚至是屁眼的痕迹都能看见。她捂着脸很快的就鉆进被窝,说是被窝其实就是一条毛巾被。    我这安静好些日子棒棒瞬间坚硬如铁,我看向我爸,他似笑非笑,把我妈搂在怀里让我闭灯。    关灯后发现屋子外边干啥时候开始没有灯了,又是漆黑一片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边已经开始了,过一会眼睛逐渐适应了,能看到他们的轮廓。    那我就重操旧业,撸撸撸,很快我就来到了射精前夕,我忍住了,把头贴近了他们睡觉的地方,我妈就在我脸边呻吟着,而我爸也在我前面不远,耕耘着,这一次他们始终没射,不知为何,我妈都高潮好几次了,我爸就是一个姿势不停的干,我也没有了刚开始撸的刺激,等他们完事我想去一下厕所睡觉,不想射了。    这时候可能就是两个我自己打仗的后果,终于我爸射了,他们都睡了。    我去了卫生间,尿尿中忽然看见洗衣机上明晃晃的放着一条女士内裤,裤裆那里还是湿了的,我不由自主的凑上去闻了闻,一种香味,尿味,混合的味道刺激的我又硬了,大着胆子把裤裆放在鸡巴上开始撸了起来。    不出二十下,射了一内裤,这是第一次用我妈内裤撸,射了之后又是无比的罪恶感袭来。我就把内裤放在了洗衣机里,心虚的回了房间,这是不是第一次的体液交流呢?    打那以后我就开始疯狂的迷恋女人内裤,尤其是我妈的,看见必须撸,关于内裤这个癖好就没断过。